4 min read

Ancient Legends and Life-Saving Verses 24/02/2020 Down through all the ages and poets, artists and musicians have left us a...

1 min read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四次绑架关押,三次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判刑八年,中共残酷的迫害,在经济上、精神上、身体上的摧残,致使李秀芹女士的身体出现多种严重症状,出狱回家后仅两个月,便不幸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八岁。家人也承受着难以言表的痛苦,蒙受着沉重的经济负担。 法轮功学员李秀芹 '在医院抢救的李秀芹'黑龙江省汤原县法轮功学员李秀芹,女,一九六零年七月十六日出生,生前户籍所在地:黑龙江省汤原县汤原镇东风街八委1组53号。原黑龙江省汤原县酒厂工人,曾任车间主任。一九九六年十月,李秀芹女士开始修炼法轮功,受益匪浅。 一、修炼法轮功 身心受益、生活幸福修炼法轮功之前,李秀芹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心绞痛等疾病,结婚前时常在毫无意识的状况下昏迷休克过去,醒来后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感觉到心脏特别难受。为此,一家老小处处都让着她,怕她犯心脏病。就这样慢慢的,她的性情也变的越来越任性,易怒。结婚后的她性情是更加暴怒,经常因为生气大发雷霆,而导致心脏病、心绞痛发作,剧烈抽搐而不自觉的大把抓自己的头发,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心脏难受而疯狂抓挠,造成前胸皮肉伤痕累累。这时她的丈夫只能是紧紧的抓住她的双手,控制她别再过度的伤害自己,直到她苏醒过来。醒后她非常痛苦的问丈夫,我咋这么难受呢?丈夫问她你不知道刚才咋回事呀?她说“不知道”。每次都这样。有时她还胡言乱语,又说又唱又笑,很吓人。丈夫时时处处忍着她,让着她。不开心时她就对着丈夫破口大骂,还大打出手,有无别人在场全然不顾。有时丈夫实在受不了,想出去躲躲散散气,她不让动丈夫就不敢动,就怕她犯病。李秀芹的丈夫说,即使这样,我也不敢离开她,如果我不在她身边看着,不知她会把自己伤成什么样,我经常生活在一种无奈和痛苦之中。 一九九六年,李秀芹也开始修炼了。李秀芹的丈夫说,一九九六年,妻子开始学炼法轮功。自从她学法轮功之后,她开始逐渐的发生变化。每当她发脾气的时候,她就会说,你看我又发脾气了,我得改呀。渐渐的她的脾气越来越小了,身上的各种病也不再犯了,她好象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自己说,我学了大法了,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李秀芹的丈夫说,通过学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使她顽固的心绞痛病好了,古怪的性格也变好了,由于她的改变,使我的家庭环境也变了。我和孩子真实地感受到了家庭的温馨和幸福,是法轮大法给了我们一个幸福的家庭!由于在大法中受益,她更愿意把大法的美好告诉所有善良的人们。 详见【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日】文章《还我妻子自由》一九九七年,李秀芹的母亲病重,全身浮肿,吃药打针的,怎么治都不见效,家人着急不知咋办,去问了两个附体大仙有啥危险没有,结果都说到寿了,做好后世准备吧。那时李秀芹的丈夫已经修炼法轮功了,就劝老人说:既然医药已治不了病,那就学炼法轮功或许就好了。老人真就学炼起来。两个月后奇迹真的出现了,老人的浮肿彻底消失,多年的气管炎、肺气肿等缠身老病也不药而愈。每年过年时都是儿女们提心吊胆的看着老人病情揪心的过年,可在那年过年时儿女们都高高兴兴的玩,老人身心轻松,里里外外的给儿女们忙着做饭炒菜。家里人看到老人的变化,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相继开始修炼法轮功。 二、三次遭绑架 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日,李秀芹和另一同修给世人送真相资料时,在汤原县大米河东原纺织厂对过被不明真相的人劫持恶意报警,汤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开车来将她们俩人拉到公安局讯问后,送汤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李秀芹出现了心脏难受虚脱状态,看守所狱政副所长吕文革不顾她身体出现的状况,连踢数脚,还骂骂咧咧的口出脏话,身边的同修说:她都那样了你还打她 ……不久,李秀芹被非法劳教一年,和另一同修俩人一起被送佳木斯市西格木劳教所,那天因身体状况检查后李秀芹被拒收退回。当李秀芹身体稍见恢复好转时,警察又强行将她送进劳教所继续迫害。佳木斯市西格木劳教所是非常邪恶的,明慧网多有报道。 二零零三年一月四日下午四点左右,李秀芹去汤原县粮库附近陶瓷厂对面租住孔婶家房的法轮功学员马春华家串门,当时孔婶、李文义、梁亚臣也都在。三辆警车突然出现在房前,下来十多个警察把房子包围起来,当时领头的是汤原县公安局副局长王敏贵。在没出示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非法闯进屋里强行绑架了李秀芹、马春华、李文义等人,掠走了很多东西。次日,李文义的哥哥李文涛也被恶警绑架。李秀芹、马春华、李文义、李文涛等四人被送汤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二十多天后,李秀芹被非法劳教三年,转送到佳木斯市西格木劳教所迫害;马春华被非法判刑十年,李文义被非法判刑四年,李文涛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七日,李秀芹骑自行车从家里往外走,刚到小区大门口,从一辆吉普车上下来汤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周铁刚带领冯宏伟等五个警察将李秀芹截住,抢走她手上拿的小包,并强行把她拖上楼逼迫她开门。恶警们非法入室抄家,掠走了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还有真相卡片及若干真相资料。整个过程警察没出示任何证件手续等。李秀芹女士被绑架到汤原县公安局,讯问后被送汤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几天后,李秀芹被迫害致两次出现昏迷休克状态,不省人事。看守所狱政副所长刘剑不但不给治疗,还大骂李秀芹说她就是装的,成心给他找麻烦。刘剑不止一次的口出污言秽语,谩骂侮辱李秀芹女士。李秀芹的丈夫听说了妻子身体状况严重,就去找主管副局长王敏贵要求给李秀芹治疗。李秀芹的丈夫告诉王敏贵说:李秀芹修炼法轮功前有严重的心脏病,犯病时很危险。王敏贵说:你放心,我们有安排,你再不用来找来了,有什么事我们会通知家属的。实际上是李秀芹的两次昏迷休克公安局都严密封锁消息,不让家属知道。而此时的李秀芹女士已经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不能行走。即使这样公安局还在欺骗完家属后,强制将李秀芹送佳木斯市西格木劳教所,劳教所见人已成那样了,根本无法收留,一再拒收。而汤原县公安局却一再坚持要将李秀芹留下。 被非法关押48天瘦成皮包骨的李秀芹在劳教所坚持拒收的情况下,汤原县公安局不得不把人拉回来,又害怕承担责任风险,就不得已把李秀芹释放了。家属去接李秀芹时,是进到看守所里背出来的,人瘦的都脱了相。历经四十八天的非法关押迫害,前后简直判若两人,姐妹抱头痛哭。 详见【明慧网2006年7月27日】文章《汤原县李秀芹被劫持迫害48天 极度瘦弱(图)》三、冤狱八年 含冤离世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佳木斯市汤原县李秀芹、李俊英、李淑云、李艳荣、李孝梅、宋丹、张秀英、姜红、裴志福等九名法轮功学员,去到汤原县吉祥乡首望村发送神韵光盘及其他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恶意举报到汤原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在汤原县公安局的指使下,吉祥乡派出所所长郭刚伙同振兴乡派出所所长马长春等人,在吉祥乡的路上把九名法轮功学员乘坐的面包车拦截,把九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吉祥乡派出所。在吉祥乡派出所,李艳荣和姜红因向警察讲真相,分别遭到恶警于开勇和郭刚的野蛮殴打。随后汤原县公安局副政委周金哲带队再度把九人外加一名鹤岗市新华农场法轮功学员宋慧兰共十人绑架到汤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恶警逼迫法轮功学员穿号服,做奴工,强迫野蛮灌食。汤原县公安局的兰秀军(纪检书记)直接到看守所,命令看守所的警察对待法轮功人员要狠。宋慧兰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才被允许家属接走,裴志福被迫害致双腿不能行走才给办了保外就医,取保候审。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李秀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被狱警强行野蛮灌食,几天后李秀芹被迫害得不能自理,瘫卧在床,吃喝拉撒全得别人照顾。很长一段时间里,李秀芹躺在床上不能下地行走,生活不能自理,每天只能靠别人喂一点点食物维持生命,身体瘦的皮包骨。在八月二十三日前后,李秀芹曾生命危急两次被送医院抢救。李秀芹的丈夫得到消息去公安局要求放人,公安局副政委周金哲非但不放人还叫来多个警察连抓带拽要把李秀芹的丈夫也抓起来。李秀芹的丈夫一边坚决抵制,一边一连大喊着警察非法抓人了,李秀芹的其他家属也严厉的指责。周金哲自知理亏,吓的松开了手。在此之前,李秀芹的丈夫和其他家属去公安局要人,周金哲答应下午到东城派出所会面。在东城派出所二楼小会议室,李秀芹的丈夫问周金哲,按照国家宪法、刑法,法轮功所有行为都是合法的,你们这么做不是犯罪吗?周说:我就是那个刽子手,让我砍我就砍。在场的所有家属听到这话都十分惊讶。 二零一零年七月末,李秀芹等九位法轮功学员均被汤原县检察院非法批捕。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日上午,汤原县法院非法庭审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汤原县看守所已经五个多月的李秀芹、李俊英、李淑云、李艳荣、李孝梅、宋丹、张秀英、姜红和保外就医、取保候审的裴志福等九位法轮功学员。汤原县出动几十名持枪的警察和多台警车把法院包围起来,老远的就不让人靠近,如临大敌。进到法院去的家属也都被严格的搜身才允许进的。 其中参与单位:汤原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国保大队、“610”、交警等。非法庭审时,李秀芹是被带上黑头套用担架抬去法庭的。当李秀芹家属聘请的律师辩护说“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刑法,法轮功所做的任何行为都是合法的,你们根据什么给她定罪”时,法官和检察官都哑口无言,主审法官卢林竟毫无理智时对律师大声咆哮,“你再辩护就将你驱出法庭?”到庭的家属们都觉得简直不可思议,“这哪是开庭啊?这不是流氓吗?”来自北京的两位正义律师当庭为李秀芹和李艳荣做了无罪辩护。九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李秀芹、宋丹、姜红各被判八年;李艳荣、李孝梅各被判七年半;李俊英、李淑云、张秀英各被判七年;裴志福被判三年缓刑四年回家。除裴志福外,另外八名女性法轮功学员均当庭抵制迫害,做了申明自己无罪的陈述,还拒绝在判决书上签字,并表示要上诉。 二零一一年三月,蒙冤的八位女性法轮功学员被移送到位于哈尔滨市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文章《黑龙江九法轮功学员被诬判重刑》,【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五日】文章《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宋丹被迫害经历》被送监狱后,李秀芹女士长期被酷刑,被逼迫坐高仅六寸的小板凳,罚坐在30cm×30cm左右的两块地砖范围内,最长时间从早上五点坐到后半夜二点。每晚上床只觉得刚闭会儿眼睛就又被叫起来“坐小板凳”了,坐的姿势不合监狱的要求就会挨打受骂拳脚相加。李秀芹的屁股坐得血肉模糊,血肉和裤子粘在一起,脱裤子、碰上水都撕心的疼痛。狱警诱惑说,你看你都坐啥样了,只要你服个软就不让你坐了。李秀芹严正地说,想让我不学不炼了不可能。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李秀芹便血,最多时便出大半脸盆那么多。同室的犯人看到后都吓坏了,赶紧报告给狱警。长期的强制酷刑迫害,致使李秀芹女士的身心遭受到极大的伤害。李秀芹的丈夫每次去看她时,她都是忍不住的痛哭,明显能感受到她难以承受的痛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消息说:哈尔滨女子监狱当时把所谓“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调到十一监区迫害。李秀芹和李艳荣正遭受从早上5点到晚上9点“坐小板凳”的迫害。特别是李秀芹被迫害得犯了心脏病、在监狱检查出她有心梗等病状的情况下,监狱仍然没人性的每天强迫她继续“坐小板凳”。由于长期遭受迫害,李秀芹的身体出现了糖尿病、肝脓肿等症状。 二零一五年七月,李秀芹高烧四十多度,不退烧,身体状况十分不好,令人担忧。监狱怕人死在监狱里担责任,只好把李秀芹送监狱外的医院住院手术。监狱通知家属交住院手术等医疗费,家属问:没违法没犯罪,被非法判刑,送去监狱时你们检查了,没有病才收的,这人定是被你们迫害出病的,你们监狱不承担责任吗?监区队长被问的答非所问,也不提管家属要钱了。当时狱警说是做微创小手术让家属签字,结果后来李秀芹出院回监狱接见时才知道,是刀口一尺多长的大手术,回监狱后好几个月插着导流管不封口。李秀芹女士因为身体体能差营养跟不上,手术后一直到一八年出狱时刀口还在发炎。 二零一八年六月三十日,李秀芹女士熬到冤狱期满回家。出狱时李秀芹女士的体重已由原来的一百三十多斤降到了八十多斤,走路打晃,回到家不足十天就重症复发住进医院,瘫痪不起。 李秀芹回家后的照片八年的冤狱迫害,李秀芹精神和肉体上都遭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在监狱肝脓肿手术的刀口严重发炎,不得不再次切开排脓消炎,排出的浓液都是灰绿色的,量有医用塑料盒两盒多,浓液里夹杂着缝刀口时的缝线。医生说是体能太差不能吸收的原因造成的。'在医院抢救的李秀芹'住院期间,李秀芹每天都是在极度痛苦的状况中艰难度日,从没安稳入睡过。家人为了减轻她的痛苦,每晚要无数次将她扶起或翻身,捶打按摩,吃的东西一不适就全都吐出来了。...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